Wednesday, July 14, 2010

华教与我

本人是受过十一年的华语教育,但是我从来都不珍惜学华语的机会,甚至觉得学英语还比华语重要。记得有一次,我问我的父母亲,如果再有机会给你选择,你会送我去读华校,国民型学校还是英校(假设还有的话),妈妈毫不犹豫的回答会送我去华校,她的答案令我惊讶,因为身受英校教育的她,应该很支持孩子受英文教育。但是妈妈的答案很令我不满,因为我每次怪我的父母亲送我去华校导致我的英文很烂,在小学时学华语很幸苦,因为家里的人都不会华语,每次遇到问题时就要问保姆,当时学到有要放弃的心态。我从来都不珍惜学华语的机会,觉得华语每次拖累了我的成绩,考了大大小小的试,我的华语从来没有拿过A,最好也只是B吧了。每次拿到如此的成绩,要放弃华语的念头都在我脑海里浮过。我在form 6时很高兴因为华语不再是我的负担了。

就是没想到,在大学最后一年竟然给我遇到莫泰熙先生,莫先生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解释华教份子的奋斗,同时他也让我了解今天我们有机会学华语不是理所当然的,更不是从天跌下来的,而是通过我们的祖先,华教份子,学生们一起捍卫我们的母语教育。站在最前线的华教份子,他们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,最严重的是在茅草行动时以内安法令来扣留他们。他们在牢狱里受到虐待,软性打压,如果是普通人早已投降了。但是华教份子那不屈不挠的精神,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他们对华教是那么热心,也可以看出华教领袖的特质。政府对华校从来都没有一视同仁,单单从学校的数量就看得出了,其他的如拨款,缺教师等等的问题加上来是个超复杂的问题。但是,最令我反感的是那些政党(马华,民政)说是捍卫华社的利益,到底你们在华校课题上贡献了什么?难道在内阁里‘妥协’到多一点的拨款就可以满足华社了,那么你们真的是脱离华社很远了。难道争取在政策上的平等是比登天难吗?华社抛弃你们,唯有怪的就是你们自己的无能了。其实,莫先生说得对,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都被政治化,种族化,都是被那些政治家搞烂了。从以前的政策(Penyata Razak,Laporan Rahman Talib, Akta Pendidikan等等)目的都是走向单元化的教育制度,和现在提倡的多元化教育制度是有矛盾的。宏远学校,英化数理,白小事件,还有很多很多数不完的事件。

我也领悟到一点,母语是一个种族的根,有机会受到母语教育是我的荣幸,将来我会好好的珍惜。我也要向我的父母亲道歉,感谢你们给我机会学华语,我会永远珍惜学习华语的重要性以及吸取华教的经验。

1 comment:

Ti Hooi said...

和你恰恰相反,我从小就热爱华语,我也曾经想过,如果父母不是最后决定不送我去convent的话,我不懂不会华文的我到底是怎样的。
以前,读华小的人在我的“势利眼”中学总是会遭人白眼,因为我们的英文不够人家好,所以我才发誓我的英文有一天一定要比他们好!
华小是我们一定要守住的最后防线,它不只是一间学校,它还是一个小孩接触中华文化的开始,如果没有华小,我们很轻易就被同化了。